来自 优盈彩票艺术家 2019-11-21 00: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优盈娱乐 > 优盈彩票艺术家 > 正文

视觉外表本身

永生是青年风景画家,是近年来河南油画群体中涌现出来的新秀。他的油画《乍暖还寒》和《好雨时节》在第三届全国油画展精选作品展和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中获得好评。要想在全国大展中得到一席之地,并非一件轻易的事情,没有相当优秀的艺术造诣和个性特点,是很难经得住层层筛选和权威认定的检验的。熟悉永生的人,看到他家里和画室堆放的大批量、大篇幅的油画风景创作和写生,一定会透过这些作品,想象到他户外写生时日晒雨淋、汗流浃背的状态,想象到他绘制巨幅风景画时激扬洒脱的神情。艰苦与积累是艺术家不断前进的基石。

永生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自上海支援到郑州工作,母亲却异地分居在老家安徽巢湖农村。家境的清寒使他的人生历程充满坎坷。在上个世纪80年代,市场的大潮将他涌入了商海,搞室内设计、做装修工程,摸爬滚打,自有一番人生经历。施工监理是他的强项,因为他事无巨细,一丝不苟,实实在在,因为他有一种画家对事物特有的审美判断。当永生逐渐从物质贫困中摆脱出来之时,当他婚姻家庭的幸福美满来临之时,他看到自己的不少同龄人与同学在美术上的进步与成就,令他心情激动、思绪万千,埋得深深的艺术灵性又开始骚动起来,自小对美术的酷爱又复苏了,他自信地重新拾起了画笔,那是在1996年。自此永生一发不可遏制,他全身心地投身到油画写生创作中,一晃10年过去。良好的艺术素养、谦虚内秀的品格和乐于助人的品行,使他走上了河南油画学会副秘书长的岗位,为近乎公益事业的学会工作不计报酬,不辞辛劳,任劳任怨地默默奉献着

永生的风景画可以归属到具象表现主义范畴。具象表现主义,时人简称具表。西方一帮玩具表的艺术家运用一种称之为现象学的哲学思维,其核心是用一种纯粹的眼光看世界。永生对此并无研究。但是,重视视觉感受,重视画面结构,重视色块之间的关系,重视用合理的方式把自己的感觉实现出来,在这诸多方面的艺术观念,他与西方的具表是一致的。

我们都知道梵高与塞尚。我们都明晓梵高的激情与真诚,塞尚的冷静与理性。前者燃烧着生命的火焰,后者梳理着生命的秩序。他们都十分伟大。永生不缺少人文情怀,也有激情狂放的一面。他的画面笔意洒脱,淋漓畅达,常以书写的气势与韵律传达自己的视觉观察。但是,他的画更多的是视觉理性的思考。他将太多的人文气息隐藏起来,让画面上的视觉元素凸显。色块的构筑,线条的排列,颜料的稀稠,肌理的差异,笔触的抑扬以及色彩中种种要素的对比,以此制造所感受到的视觉图像,这图像已不是他面前的实情实景,而是画家心中的另一种意境,这意境是画面上的各种元素对视觉的一种交响。对此,塞尚评价说:我相信这足以让一个艺术家表现出他或大或小的人格来。

西方具表的代表人物之一贾可梅蒂曾说:外表已够我忙的了,我可顾不上什么内心世界。这话是否可以理解为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时候,对外表研究是多么重要。作为一个视觉艺术家,不重视视觉形象的研究与表达,不认真观察事物外表的神秘,何以谈及内心世界?在贾克梅蒂等人看来,人类视觉能量的采掘永远没有尽头。视觉外表本身,它们多姿多彩的现象以及无尽的变化,已经十分令人痴迷,也给予了艺术家足够的精神探求的可能性。

永生的直觉极佳,对自然美的感觉十分敏锐。大山大水,气势磅礴;小村小院,情调融融。对形式美的追求又十分执著,绝不抄袭自然,力求画平面的现代感,加上他极好的手性,在图像的转换中,几乎攻无不克,没有画不出来的时候,常有偶然获得的惊喜,这令不少笨手笨脚的人都羡慕不已。然而,也许就是这种优势,让他失去了许多失败之中的残缺与悲壮,失去了一种更令人揪心的美。

永生还年轻。他的艺术求索之路才算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前面永远是一个未知。诗人海子说: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在一个缺少大师的年代,在一个众说纷纭的吵闹岁月,在一个物欲横流、铜臭味令人窒息的时日,自有默默耕耘的人。他一步一步地走向阿芙洛蒂德,一步一步地走进阿波罗!在我的视觉中,永生就是这默默耕耘的人。

曹新林

本文由优盈娱乐发布于优盈彩票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视觉外表本身

关键词: